本站公告:
当前位置:政策法规

我们需要怎样的宏观经济政策

来源:  作者:本站
从去年11月份以来,宏观经济政策的核心是解决治理通胀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矛盾,而主基调则是紧缩:紧缩的货币政策成了当前最主要的宏观政策手段。现在,大半年过去了,政策效果如何?在具体判断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两件事:一是最近有报道称中央领导人深入五省进行调查研究,其中一个主要课题是紧缩性货币政策所造成的中 小企业资金短缺和生存压力问题,据说其背景是某些沿海省份多次上书中央,请求解决民营企业生存难题;二是整个上半年的CPI走势令人担忧,尽管6月份有所下降,但与年初温总理提出的4.8%的目标相去甚远,由于正值夏季——一年中CPI数据最容易降低的季节,与治理目标近3%的差距不能不让人担忧全年CPI以及宏观经济的形势到底会怎样。

局部与整体的利益冲突似乎不足为忧,只要整体目标能够实现,个别的牺牲也说得过去。但考虑到上述省份在中国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以及由此折射出的可能的普遍现象,眼下的矛盾似乎又不是简单的整体和局部的问题了。从这次中央调研的态度看,绝不是有些人想象的平衡与安抚,而是实事求是地收集问题,听取意见,为下一步政策的调整打下基础。而放眼整个宏观形势,这种调整更显必要,不光是 CPI,还有经济发展以及目标间的协调同样重要。这样看来,如果我们得出“整个上半年宏观政策效果并不令人满意”的结论,绝非主观想象和臆断,实事求是地讲,政策确实出了一些问题。

最突出的是政策手段与传导机制同政策目标之间的矛盾,治理通胀无疑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运用存款准备金率这个重要手段,通过货币乘数的传导以实现控制货币总量的政策体系,从传统理论上讲是相当缜密的。但现实与设想的确存在差距,是不是力度不够呢?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存款准备金率先后上调了十几次,调整幅度超过6%,这样的频率与幅度在世界范围内也称得上是罕见的,可不能说力度不到。那问题到底出在哪了呢?我认为是准备金率手段没能与汇率政策手段有机结合。应该说,决策层在以货币乘数机制控制货币总量的总体设计原则上是正确的,抓住了问题的根本,正如弗里德曼说的,通胀的本质是货币问题。但问题是单一使用准备金率就能抑制货币数量了吗?就这一轮的通胀来说,主要原因不来自商业银行的货币创造,而是热钱的涌入,因为热钱的涌入可以轻松在现有的结售汇制度背景下迫使中国发行货币,这个本质不把握住,一切手段都只能是徒劳的,就好像一个失血过多的病人,医生首先要做的不是给病人输血,而是止血,否则输入再多的血还是要从伤口流出去的。然而,热钱的控制又非常困难,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停止现有的结售汇制度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上一页12 3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